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美企代表不满对华加税:找不到比中国更好的选项

投递时间:2019-06-19 11:23:27感谢『』投递来源:

[导读]中国人。

  联系我们

  美国知名服饰品牌KennethCole公司首席执行官施耐德(MarkSchneider)在听证会上也表示,他尝试过寻找中国之外的原料产地,但实在没有其他合适的地方。

  6月18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举行为期7天的听证,参会的300多家美国企业和行业组织都迫切希望“截止日期”尽快到来。

  拟对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本轮听证会涵盖制造业、零售商、进口商和贸易团体的代表,来自美国服装鞋帽、半导体、家具、捕鱼装备、婴儿用品、化工、烟花和滑雪板等多个行业的高管,将在一周内以证人的身份出席在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举行的听证会。

  这300多名证人被分为54个组,每组6人,每天作证的总共有8组,听证时间从每天早上9点30分到下午6点。

  当天出席听证会的一位证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们已是第四次出席对中国加征关税的听证会。虽然并不知道听证会的意见对于最终结果到底有多大影响,但因为中国市场的绝对重要性,让他们不得不走听证上诉这条路。

  美国饰品协会总裁吉伯森(KarenGiberson)日前表示:“对总统特朗普而言,他的截止日期在大脑里(待定)。但对我来说,我首先考虑的是自己公司(的业绩)。”

  吉伯森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听说还要对新一轮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她所代表的多家美国箱包公司都已陷入极度恐慌状态。“目前的形势比2008年的经济危机时期还要糟糕,再追加一轮关税等同于加上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吉伯森表示。

  “整件事情的最终结局就是我们会输,输到会破产那种。”总部设在俄亥俄州的美国女性内衣品牌公司“引领丽人”(LeadingLady)总裁克拉多(MarkCorrado)在听证会现场拿出了一件女性内衣,希望以此向贸易代表办公室官员们展示制造该内衣所需要的密集劳动和技术。

  “如果我们将生产线搬出中国,寻找新的工厂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还要确保新的工厂能够具有合适的技术和原料,成本也将因此大幅上涨。”克拉多表示。

  针对特朗普所说的“要把制造业搬回美国”的说法,作为家族企业第三代继承人的克拉多表示反对,“美国已经没人会做缝纫了。”

  美国知名服饰品牌KennethCole公司首席执行官施耐德(MarkSchneider)在听证会上也表示,他尝试过寻找中国之外的原料产地,但实在没有其他合适的地方。

  “我开始考虑墨西哥,但我又被吓回来了。这种类型(贸易)的讨论还是需要一定的稳定性,否则我们会毫无准备。”施耐德说。

  总部设在明尼苏达州的婴儿座椅和婴儿防护栏公司RegaloInternational总裁弗兰纳瑞(MarkFlannery)指出,在中国之外重置生产线并不现实。如果将生产线搬到越南,使用的还是中国生产的钢铁原料,这意味着生产成本至少会增加50%;如果搬到墨西哥则比越南更贵。

  还有的企业高管表示,他们多年来选择中国作为唯一原料和生产来源的原因是,除了中国之外,其他地方根本找不到他们需要的原材料。

  美国开司米进口公司QuinnApparel总裁克劳夫(JeanKolloff)在当天的听证会上表示,她反对对中国加征关税的原因同地理因素有关,因为她所需要的生产浅色开司米羊毛的原料来自阿拉善山羊,而阿拉善山羊只生活在中国的内蒙古。

  在18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陆慷就美国举行加征关税听证会一事,回答记者时称:“我注意到,在美国举行对华加征关税听证会的同时,美国内反对加征关税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就连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近日也公开承认,美新加征的关税会让自己的企业和消费者埋单。另外,根据高盛公司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美政府去年对中国商品征税的成本完全转嫁到了美国企业和家庭身上,且对美国物价的影响大于预期。”

  陆慷强调,长期以来,互利共赢的经贸投资合作给中美两国的业界和消费者都带来了巨大的利益。历史实践证明,中美间的经贸分歧也是可以通过协商妥善解决的,只要磋商对话是建立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基础之上。任何背离这一原则的做法,没有出路。(孙卓)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共0人参与,点击查看
[!--empirenews.listtemp--]
评论者:baihua [!--pltime--]
[!--pltext--]
[!--empirenews.listtemp--]
登录名: 密码: 匿名